手机版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263章 徽音殿下是谁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醋精王爷小甜妃 | 作者:君生


    因她跑来救火,太子在安置含章宫宫人时顺便把她和皇后安排在一起。www.kmwx.net

    现在自己突然患了急性肠胃炎,绝对和皇后脱不了干系。

    景恬眯眼问:“太医可说我为何会生病?”

    方嬷嬷垂眸:“王爷昨晚带走了个宫女,是含章宫负责膳食茶饮的二等宫女,名叫素央。”

    这话看似答得驴头不对马嘴,可事实上把重要信息都告诉了她。

    南宫离虽获封御王,但本质上还是皇子,皇后算是他名义上的嫡母。若非证据确凿,他不能枉顾孝道直接抓人。既然他下令逮捕,必定是抓住了皇后的把柄。而这个宫女恰负责膳食、茶饮----茶饮!

    景恬眸色忽然深沉。

    难怪南宫离特意叮嘱她饮用温水、切勿贪凉,原来是话中有话。他已经查明她犯病的缘故,并先她一步搜罗证据。

    方嬷嬷叹息:“小主,请恕老奴多嘴。皇后是一国之母,且母族势力庞大,若非犯下大错,根本不可能被撼动根基。”

    这话倒是不假,皇后仗着母族慕氏家大业大,在后宫只手遮天。区区一个谋害秀女、臣女的罪名根本动摇不了她的痛处。若想一击必杀,必须蛰伏起来静待良机。

    她点头:“放心,我不会做傻事。”

    正此时,门口的宫女传话:“颜妃娘娘到。”

    景恬正擦着嘴,就见一抹梨白色倩影撩帘而入。来人年逾不惑,却看似妙龄少女,只比少女增添些成熟风韵。她赶忙站起身,规规矩矩行礼:“民女参见颜妃娘娘。”

    但不等她跪下就被人扶起,颜妃叹息:“你这孩子怎么隔三差五受伤,只叫人心疼。”

    景恬讪笑。

    颜妃挽着她坐下,目光不经意撇过方嬷嬷时微微怔住。而方嬷嬷只低头行宫礼,神态如常。

    景恬问:“娘娘怎么会来这里?”

    颜妃娘娘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与这深宫格格不入。她一度怀疑,若非有南宫煜这个牵挂在,她就会绞了头发出家。

    这样清雅的人竟会入俗,这倒也奇怪。

    “不过是含章宫被烧,循例来慰问罢了。听说你这丫头跑去救人,险些葬身火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颜妃轻搭上她的脉搏,没过几个呼吸就勃然变了脸色。她惊愕的望着景恬,张口说不出话来。

    景恬立刻收手,没事人般笑笑:“是景恬的过错,让颜妃娘娘担心了。”

    “你这伤……”

    见颜妃欲言又止,景恬抿唇轻笑:“没事,半个月能好。”

    但颜妃并没有因她的俏皮话而松开眉头,她转身道:“容乐,你回趟司音阁,替我把银针取来。”

    取银针什么的都是借口,支开宫女才是目的。景恬挑眉,究竟是什么秘密,竟连贴身宫女都不能言说。

    既然颜妃所言十分重要,她自然也要让旁人避嫌。

    景恬冲方嬷嬷点头:“嬷嬷,我有些渴,能否帮我……”

    但话还没说完就被颜妃打断,“嬷嬷,恬儿她已经长大,有些事情还是尽早告诉她为妙。这已经不是皇后第一回出手了。”

    景恬满脸惊诧,这俩人认识?

    细想来似乎也不意外,玉衡露那样珍贵的东西世间难求,但颜妃、方嬷嬷都有。而且,两人都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给自己使用。这两人同自己非亲非故,却待她比亲生女儿还好。

    亲生女儿……

    景恬霍然抬眸,该不是因为娘亲吧!

    先前,颜妃得知自己真名时下意识反问娘亲姓名,她们似乎关系匪浅。而方嬷嬷更不用说,若自己没猜错,她正是娘亲的奶娘。

    见方嬷嬷沉默不言,她便清了清嗓子,率先开口:“嬷嬷,景恬一直有个问题想请教您。不知,徽音殿下究竟是哪位?”

    听见“徽音殿下”四字,方嬷嬷脸色微白。

    就连颜妃也呼吸一滞,望向她的眼神格外震惊。

    方嬷嬷的嗓音略显沙哑:“住口!不要命了么,宫内不许提及此人的名讳!”

    景恬目不转睛的望向她,方嬷嬷素来沉稳,自己只不过随口提了个人名,她竟激动成这样。这个本能却反常的举动恰说明娘亲身份特殊。

    若身在别处,她的确不敢乱说。

    可这里已经被南宫离的人接手把控,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

    她继续激将:“她是我娘,若连我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念出来,还会有谁敢?”

    听这话方嬷嬷似乎气得不轻,她剧烈的呼吸着,肺部起起伏伏。她盯着景恬久久说不出话,还是颜妃上前替她舒了好一会儿气才缓过来。

    因急火攻心,方嬷嬷的声音略显沙哑:“小主,老奴对不住您。”

    她扑通跪下,似乎瞬间老去十岁。

    景恬赶忙上前将她扶起,但方嬷嬷说什么也不肯起来,她碎碎念:“老奴有罪,老奴有罪。”

    颜妃无奈摇头叹息,她劝道:“徽音郡主已经去了,如今咱们能做的就是护她的女儿一世周全。”

    徽音郡主。

    景恬眯眼,果然如她所料,娘亲是西夏皇室。

    看来她上回梦见的“和亲”并非空穴来风,她不是在做梦,而是通过催眠术摄取了方嬷嬷的记忆。

    既如此,那记忆中的“卿怜”又是谁?

    景恬飞快眨眼,娘亲本是西夏向东祁屈辱求和的赠品,但她最终并没有入宫。所以,必定有人代替她入宫嫁给了皇帝。

    是那位“卿怜”姑娘!

    她下意识望向颜妃。

    恰好颜妃也正在看她,四目相对时,颜妃叹息:“可怜的孩子,你既知道东祁皇室狠毒、凶险,何必要来淌这趟浑水。若阿音还在,必定希望你能平安顺遂。”

    没错,所以娘亲在别院当了十年乞丐,只为将她拉扯长大。

    但她的隐忍并未博取任何人动情,太后指使虞氏给她送去一杯鸠酒,杀了她和最心爱的女儿。

    景恬眸色晦暗。

    想到这里,她忽然发现一个问题。

    娘亲是敌国和亲公主,却未婚先孕的“逃婚”。若此事落在皇帝、太后的耳朵里,他们必定会愤怒,会追究到底。太后痛恨娘亲是有原因的,但皇后不同。

    她跟自己和娘亲根本八竿子打不着,为何她表现出的恨意比太后还强烈百倍?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05~2019 http://www.m4xs.com M4言情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5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