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150章 天道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 作者:妖骨嶙峋


    夜里的水月村终于恢复了宁静,也没有了瘴气。www.biquge001.com

    我和玄君在水月村的村口停顿了一下,我问玄君:“你师兄肯定知道山神的事情,可他们为什么没把这事处理了,却要我们来处理?

    看似很难处理,可我没觉得这事难处理,老黄身上的灵气,不是只有我才能察觉到,一年查不出来两年查不出来,难道三年还查不出来,他们来来回回都几年了,还查不出来?”

    “未必知道,他们每次来都迷路,说明他们冲不开瘴气,而瘴气的目的并不是水月村的人,是迷惑来此的道士。

    但一次迷路说的过去,次次迷路说不过去。

    至于他们为什么拖了这么久都没把事情办妥,想必是有其中的原因。”

    “但这事要是你师兄徇私枉法,那后果他也要承担。”

    “离教授还是那么不可爱!”

    “那么多的人命,怎么可爱?”

    “那树根已经千年,那些人就可爱?”

    我与玄君互不相让,但说到底也是心中郁结,自然不是他郁结,而是我郁结,那千年的道行毁于一旦,换成是谁,谁能无动于衷。

    我们去找村长,推开门,果然没见到村长在家里,而村长家也干干净净。

    今夜的水月村格外安静,就是一只鸡都没有乱叫。

    我跟玄君往后山去,走到那片墓地我数了数坟包的个数,便去了老黄的坟包前面,挖开了老黄的坟墓。

    结果里面果然没见老黄。

    我和玄君继续去后山,到了后山,看到站在那里一个穿黄色衣服的人,那人一身黄色的袍子,墨发披肩而下,仿佛是流泻的瀑布,头顶插着一根木枝,正对着烧成灰烬的地方看。

    意识到我们的出现,老黄缓缓转身看向我和玄君,看到我们他那张英俊的脸并没有露出惊讶之色,他朝着我一笑:“你们来了?”

    玄君并没说话,他还是那般冷漠。

    我反倒说:“你知道我们回来,何苦留下,走了不是更好?”

    “她追随我三世轮回,第一世我们都是天界仙子,她为表爱意,追随我下界渡劫,我生在官家,一身戎马,十三岁横扫山河,她为讨我欢心,断我后路,死于铁骑之下。

    那一世,她六七岁便跟着我,做了我屋内的伺候丫头,可我越看越是不喜,将她送于别院二弟,二弟性子粗暴,她每日遍体鳞伤,还要躲在门边偷偷瞧我。

    十三岁时,她惊鸿一舞,名扬天下。

    世人都知道我将军府有个惊世才女,却不知,将军府容不下她。

    为救将军府,她入宫为妃。

    沦为帝王玩宠。

    她死的时候,是我大军归来,已不用她之时。

    她无颜见我,一死成我百年霸业。

    第二世她生在帝王之家,我出身相门,她本想嫁我为妻,我为不娶她,颠覆朝堂,将她送于敌国做亡国之妃,她来不及到达已经国破,亡国之妃沦为妓子,她自是不愿,却为见我一面,熬过三个春秋。

    我再见她的时候,她已身陷火海。

    远远的看着她在大火中抱着琵琶弹奏,竟是说不出的凄凉!

    三世轮回,她追随我两世,每一世都不得善终。

    这一世我回天,她已生,落在水月村上,承载日月精华,吸收天地之气,凝聚数百年功德。

    我回归天庭,寻她不到。

    方知她已经入道修行,等千年后,回归天庭,做她的仙子。

    我深知她这一走,再见时,便是相见不相识。

    便寻了机会下来守着她。

    不曾想,她一身傲骨,偏要成男子之身。

    世间道,万世轮回,猫有九命,狗有七命。

    九世轮回猫可以成道,七世轮回狗可以得道。

    我用六世轮回,换得她女子之身。

    好不容易七世轮回,我又什么都忘了,自我出生那日起,她便每日来抱我,她将修行来的仙气度给我,教我修炼。

    让我小小年纪,便可以幻化人形。

    十几年前,我正意气风发的时候,偷偷跑出水月村玩耍,引来了路过的道人,道人见我狗妖之身,便追我而来,要将我赶尽杀绝。

    她劝我躲起来,不要惹那道人,以免坏了一身道行,我那里肯听她的,她根本管不了我。

    我与那道人斗法七八天,那道人依旧不放,她不得已,出手救我。

    那道人深知不是她的对手,便想尽办法破坏。

    棺材匠吃了毒药,差点死了,我没有办法,拿了她一根须子,送去给棺材匠,棺材匠为人憨厚老实,不是那般乱说的人。

    那道士却便假扮了棺材匠,散播谣言,吃了老树根,便可以百病全消。

    村民上山砍了她的根茎,她丝毫没有反抗,她还是那般傻,明知道没了根茎,不能渡劫,还不肯反抗。

    他们走后,她就开始形神幻灭。

    天雷来前,她怕我护她,竭尽将我封住。

    她渡雷劫,我在棺材中睡了三天,三天后她只剩下半颗内丹。

    我不恨天,我也不恨水月村的人,我只恨我自己。

    我知道,每年水月村都会有几个人死于各种事情,那是因为他们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应有此报。

    但我想留下这些魂魄,拿来给她重塑内丹,哪怕只是她活着,让我看见她也好。

    我也知道,吞噬魂魄,会让她加重恶念。

    恶念生,不入道,违背了她最初想要的。

    可我有什么办法,我舍不得她走。

    三世因果,竟只是凄惨收场。

    为了能减轻她的恶念,我让那些人死的时候,都想着美好的事情,这样她也不会变坏。”

    “你咬死的那个人,是道人?”

    “他没死,我知道,他只是后来不敢来了,但他找来了你们的师兄,这个我也知道。

    但以你们师兄的道行,不是我的对手,加上这里的水月村村民众多,他们没有办法前不敢把我怎样。

    今年你们来,我就知道,事情不好。

    不但你们来了,你们身上带来个东西,让你们在山下我就知道了。”

    大黄看着我:“恭喜你!”

    我诧异:“什么?”

    “没什么。”大黄满脸羡慕的看玄君:“其实我也有过机会,可惜我少不更事,轻狂自傲。

    我觉得她配不上我,宁可下凡渡劫,也不肯与她在一起。

    是多大的讽刺。

    我用两千年,证明了什么?”

    大黄笑起来是那般的荒凉。

    “她在那里?”

    我问大黄,大黄看我,指了指地上,地上有一片新发的枝条,虽然小,但很多。

    我奇怪:“这么多?”

    “她一直都不同意我把魂魄给她,但她也没办法,是我逼她,得知你们来,她跑来叫我离开,可是她的根在这里,我怎么走?

    我试图骗你们走,你们偏不走。

    她只好晚上出来,附身在棺材匠的身上,找你们去。

    这样,你们就能走了。”

    “那时的大黄就是她?”

    我说道,大黄看着我,好笑:“得知你们来了,她怕我有事,将我困在幻境中,她强行将残存灵气一分为二,一半注入大黄身上,一半引你们找她。

    我陷入过去,和她一世世的轮回,直到她替我死在坟地我才苏醒。

    听见她在树中惨叫,被雷火焚身,我才能动。

    我从坟墓出来,她已经成了灰烬。”

    “你要找她?”我问大黄。

    玄君拉了我一把,他来看我,用眼神呵斥我不要乱来。

    我不理会他,看着大黄。

    大黄点了下头。

    “那我帮你!”

    我结印,在地上的树苗寻找残存的树灵,大黄整个人都惊喜起来,他也在找。

    其中一棵,在我的咒印下,一粒灵光如颗粒般升起,大黄惊喜不已,急忙走去想要拔起小树苗,可小树苗却幻化成了一道灵光,瞬间钻到了我眉心,我一下就动不了了。

    玄君试图拉住我,周围地上却生出无数藤条树枝,整座山上的灵气都朝着我身上凝聚,玄君双脚被无数的树根盘主,他站在我身后一动不能动,灵气将我们分开。

    大黄看着我发呆起来,我也陷入无法动弹的地步,我却开口说起话,可那声音,和想说的,都不是我想到的。

    就连我的手都不是我的,不由自主的动了。

    “你这是何苦,你不该留下!”我的手轻轻抚摸大黄的脸,大黄苦笑着,整个人都在颤抖,他说不出话,眼中已经被泪水打湿,但他握住了我的手,眼泪从他眼眶落下来。

    大黄哭的就像是个孩子。

    我从来没见过男人哭成那样,他一边哭一边靠近我,将我抱住。

    大黄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抱着我哭!

    我也不在说话,任由大黄抱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黄放开我,他仔细的看我,他摸着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却像是对着另外一个人。

    “三世轮回,我欠你四世,你落得如此下场,我怎能独善其身?”大黄忽然的说了一句话,我还来不及反应,我身体里的灵气便乱了,更想要冲出我的体外。

    大黄双手握住我的头,竟封住了我身上七窍,让我身体里的灵气不得乱窜。

    “不要……”山神哭起来,摇着头。

    大黄将他的额头贴在我头上,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眼泪从他眼底滑落,他说:“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大黄的身体开始羽化,他身上的灵气犹如是一只只萤火虫,朝着周围大山上飞去。

    终究他消失在眼前,他的最后一颗灵气冒着黄光,飞入我的眉心,钻了进来。

    我发呆了几秒钟,身体的力气骤然增大,整座山的灵气开始朝着我身体凝聚,瞬间进入我的身体。

    我看着不远处,看到大黄牵着一个女子的手,朝着我走来,他们一人身穿黄色长袍,一人身穿绿色道袍,身上发出淡淡的光,山上残余灵气都凝聚在那里,他们朝着我走来,对我满意的一笑,便进入了我身体里。

    我忽然就动了一下,周围萤火之光在整座山上升起来,我在周围看着,玄君也能动了,他握住我的手,看着满山的萤火之光出神。

    一直到那些萤火之光消失,落到山林上,我和玄君才离开,玄君一直也没说话,他拉着我的手,越发的在意。

    似乎经历这次的事情,他也怕了什么?

    我知道玄君的到来不那么单纯,但他没有恶意,他没有,香雾也没有。

    我们到山下,要路过坟地,玄君停下来看着那片坟地,我松开手走了过去,拿来木板,在上面写下两个名字,大黄,小杨,随即插在墓前,这才转身离开,转身的时候玄君看着我的脸,嘲讽一句:“离教授真是好心情!”

    “……这样就在一起了!”

    “多此一举。”玄君嘴巴坏,但还是温柔的拉着我,朝着山下走。

    到了水月村我和玄君又去了村长家里。

    这次村长家亮着灯,我敲了敲门。

    村长没有多久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我们村长有些奇怪:“你们回来了?”

    “我身体不舒服,明天才能回去。”我那样说,已经推开村长进去了,村长转身跟着我和玄君进去。

    “今晚我们就住这里吧。”我和村长那般说,村长也没多说什么。

    进了门我在屋子里看了看,坐到椅子上看向村长。

    村长站在门口看着我,开始还有些平静,后来就无法平静了。

    “你们来找我,是因为当年的事情?”村长问我。

    玄君走到一边坐下,他那般淡漠。

    “既然知道我们来找你是为了当年的事情,那就该认识到了后果。”

    “我乃是三清道人,我与你师兄乃是至交。”村长说出此话,我看向玄君,玄君微微蹙眉,抬起手算了算。

    “这个倒是新鲜,知法犯法!”玄君说的是他那两个师兄。

    “哼,既然知道我和你师兄是至交,就马上离开吧。”

    村长那般说,我诧异:“你说我?”

    “那我说谁?”村长还是很豪横的,我这才起身站起来,朝着他看。

    “我跟你说过,他师兄是他师兄,我是他同事,他师兄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给你面子那是他的事,我未必给你。

    何况他自身难保,管得了别人?”

    村长一句话,害了多少人,玄君要不是这次跟来办事,破了这个局,首当其中就是第一个,他不是说了,跟他师兄是至交,他管不了这事。

    就这一句话,害了玄君。

    至于那两个师兄,也因为一句至交,毁了多少道行还不知。

    “你?你也对付不了我。”村长那般说,是那么猖狂。

    “亏你还是道士,自称三清,这点道理都不懂,我们来不是跟你打架,也不是来惩罚你的,我们来是看你怎么反噬的。

    你自然可以把这些反噬转嫁出去,可我们来了,阻挡了你的法咒,你看你,现在的样子。”

    我说完村长骤然惊醒,他急忙跑去了镜子前面,对着镜子看他自己,他身上出现许多浓疮,口眼开始歪斜,他的手也变的畸形,他想要去找的法器,可惜来不及了。

    他的法器他拿不起来,就在此时,山上村子里面的狗嚎叫起来。

    我看向村长的院子外面,漆黑的夜,无数双绿的发光的眼睛盯着这里,村长吓得不轻,他推开我跑了出去。

    我和玄君出去,村长已经钻到了一个大铁笼子里面,铁笼子一人多高,周围都是密集的铁棍。

    他把自己锁在了里面,他怒吼:“这帮畜生,你们早晚要被打死,等天亮了,就打死你们。”

    我和玄君没有理会,朝着门口走去,村长在笼子那边咒骂不停。

    此时有人从各家的院子里面跑出来,我和玄君走入无人看见的地方,看着村民驱赶发疯的家犬,把村长解救出来,村长还是有些道行的,他竟用自己的舌尖血画了符咒在身上,强行压制下了身上的反噬。

    先是打发了来看他的村民,而后便跑进门把法器背包拿了出来,穿戴整齐,披上道袍,便准备离开水月村了。

    过夜的村子里安静非常,村长一路来到山下,他想要逃离水月村。

    但水月村的下面却等着一群狗。

    那些狗比冲进村长家的那些狗还要壮硕魁梧,有的甚至双眼猩红,仿佛经常吃人。

    山猫野鸡路过,疯狂逃窜。

    村长手握着桃木剑,拿来数十道符咒:“孽畜,胆敢阻拦本道的去路,本道送你们归西。”

    “嗷……”

    为首的黑狗一声嚎叫,其他的狗蜂拥而上,管他什么桃木剑还是符咒,而村长不管如何挥舞手中的桃木剑,那些狗都不怕他,他的手被咬断,耳朵被撕下去,他惨绝人寰的嚎叫划破天际,他倒在地上,被所有的狗一起活生生的撕开,满地都是他的血肉,他死的惨不忍睹。

    而他的血肉,哪怕骨头,都没少。

    狗都不吃他的肉。

    那些狗杀了人,便消失不见了,我与玄君路过的时候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村长身上出来,路过的阴差拖着两条锁链把他拖走了。

    回去的路漫漫无期,闲来无事问玄君:“是道人厉害,还是大黄厉害?”

    “自然是大黄,大黄是天上下凡渡劫的,生来就是仙骨。”

    “大黄知道他是道人,为何不吃了他?”

    “他攥着棺材匠的命。”

    “哦!”

    我不在言语,跟着玄君走了一段,看到子墨的车停下,便跟着子墨回去了。

    进门刚好看到玄君的两个师兄回来,玄君便没说话回了我房里,我则是问师父:“听说师父和村长是至交?”

    师父诧异:“那个村长?”

    “水月村的村长。”

    师父半天才顿觉不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双手在眼前晃了晃,大惊:“眼睛,我的眼睛看不到了。”

    罗绾贞从外面跑进来,看到她师父双眼流血,吓得大哭起来。

    我这才转身离开。

    那么多的人命,岂是一双眼睛能换来的?

    天作怪犹可恕,人作怪不可饶。

    这就是天道!

    而天道也没饶了玄君。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05~2019 http://www.m4xs.com M4言情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5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