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六百零三章 混乱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锦堂归燕 | 作者:风光霁月


    陆衡的面色从红润变成苍白。www.biquge001.com

    在秦槐远仿若洞察一切的眼神注视之下,陆衡自以为藏的很深的心思全都暴露无遗。

    两人都是聪明人,且感官都非常敏锐。只不过陆衡从前与秦槐远从未接触过,如今被一语双关的提醒着,他觉得自己所有隐秘的心思都像是被人拨开来暴露在日光下,那些阴翳的见不得光的心思,被灼烧的劈啪作响,让他的脸上也跟着一阵阵的发热。

    他不如逄枭吗?

    他对秦宜宁的心思比逄枭的少吗?

    还是说逄枭带给秦宜宁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秦槐远依旧觉得满意?

    陆衡的唇角翕动,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称呼秦槐远,想反驳的话也都被哽在喉头,不上不下。

    秦槐远轻叹一声,小儿女的心思他能理解,却不能眼看着事情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下去。

    逄枭的身边麻烦的确很多。可是逄枭对待秦宜宁也是一心一意。人不能太贪心,他只有一个女儿,自然只能许一个人家,秦宜宁的心思也在逄枭的身上,他若不稍作提点,面前这个年轻人还不知道会不会钻牛角尖,做出一些他们都不想看到的事。

    只不过,秦槐远也知道,感情之事就是不讲道理的。若是几句话就能劝说,这世界上也不会多出那么多的痴男怨女了。

    秦槐远冲着陆衡微微颔首,嘱咐他可以去休息,便拿着地图转身离开去寻季泽宇了。

    陆衡呆站原地,心中的浮躁和酸楚没有人能懂。

    看向秦宜宁休息的方向,他沉重的脚步挪了两步,最终还是停下了。

    不能冲动。秦宜宁怀着双生胎,贸然行事万一伤到了他的身子该怎么好?他是喜欢她,他也想独占她,这种想法在自己得到爵位和圣上的重用之后就来的越发的强烈。可是他宁可杀光所有人,也不会伤害她。

    罢了,先等等,不急,不急。

    陆衡呆站了许久,才先去寻长随,在临时安排的地铺上休息。

    季泽宇和秦槐远这厢已经到了皇陵所在山包的另一侧。

    季泽宇面容冷峻,拿着地图抿唇等待人勘探地面。见秦槐远走来,季泽宇收敛起面对外人时等忙,礼貌的拱手:“秦伯父。”

    面对季泽宇的称呼,秦槐远欣然颔首,笑道:“季驸马辛苦了。方才兵卒来送晚饭,我看季驸马也没有用多少。如今场面混乱,能够镇得住场面的也只有季驸马一人,你千万要保重才是。”

    季泽宇笑了笑,明媚的眼波在月光下泛着清冷,可是唇角的笑纹和一闪而逝的酒窝却显得他整张俊脸都明亮温和起来。

    “秦伯父放心,在下边关征战多年,什么苦楚都能忍耐,一顿饭而已不碍事的。而且现在圣上和之曦都被困在下面,我也吃不下什么。”

    秦槐远闻言颔首,叹息道:“这一次朝中重臣、勋贵、世家都在这里栽了跟头,最轻的也闹出个轻伤,圣上更是还在地宫里。希望乌特金汗不会趁此机会大举兴兵,否则咱们就更加被动了。”

    季泽宇知道秦槐远是在提醒自己,笑道:“秦伯父所言甚是。只是在下如今掌管的虎贲军都在京畿周围,一时间也是鞭长莫及。”

    秦槐远是明白人,闻言就清楚,季泽宇虽然在龙骧军之中有亲信,但非必要时候也不会将手伸长到边关,免得给人留了把柄。

    看来季泽宇与逄枭倒是相似之人。也难怪他们能够成为至交。

    二人不谈其他,便只专注于如何打开地宫救人出来。

    而这时的京城,已经陷入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

    祟山皇陵距离京城并不远,快马加鞭三炷香时间而已。祟山皇陵发生爆炸,引发当地发生地动,京城里虽然没有感受到震动,但是住在郊区的百姓也已经听到了轰隆巨响。

    正在百姓们不知所措的时候,从祟山方向陆陆续续就有受伤了的官员被送回家,也有一些官员的家人听说祟山出了事,哭着喊着驾车赶着出城去祟山找人的。

    就算人人都勒令下人不要多嘴,但掌不住每个人都有个最亲密的朋友,最好的亲戚,这种“我只告诉你,你不要与别人说”的事,还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

    也不知是不是有心人故意为之,就连酒楼茶馆里闲聊的,都有人低声讨论祟山皇陵的坍塌。

    宵禁之后,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更是安排了相较于从前两倍的人手去城中巡逻。百姓们各种版本的传言听了不少,再看当兵的都如此紧张,他们也不由得都紧张起来。

    家家户户都将门窗锁死,也顾不得热了。

    那些商户,更是恨不能多上几道板,就连那些烟花巷脂粉街,都有一大半关起门不做生意了。

    先是城中搜查,后是皇陵坍塌,据说圣上和亲王还有一些大官都被活埋了。百姓们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这种紧张的气氛很快传到了王府。

    次日清早,马氏和姚成谷正吃早饭,姚氏就慌张的快步冲了进来。

    “娘!大福好像是出事了!”

    马氏放下汤匙,“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谣传。”

    “不是谣传,现在这事儿都炸了,满城的人恐怕都知道,说是圣上带着人去祟山皇陵,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祟山地底下前朝狗皇帝藏的*被点燃了,皇陵坍塌,好多人都被活埋在里头了。”

    姚成谷放下米糕,说什么都咽不下了,忧虑的道:“所以说,昨儿亲家带着秦氏出门,很有可能是知道了这件事?”

    “八成就是这样。”姚氏不忿的道,“他们是什么意思?明知道大福有可能出了事,居然还不肯告诉咱们,他们家安的都是什么心!”

    马氏闻言一拍桌子,怒道:“告诉你?告诉你你是能去救人,还是能去挖山,还是鞥你平息城中的谣言啊?”

    姚氏被马氏打过太多次,如今心里都有了阴影,一看马氏发了脾气,心里就已经怯了几分。

    然而传言太过可怕,姚氏这会子也顾不上那么多,侧身挨着马氏坐下,便低声道:“若是没有出事,大福和大福媳妇昨儿怎么没见回家来?大福媳妇挺着大肚子,平日里很不能出恭都要人背着抱着呢,他那么娇气,怎么可能忽然就乘车出门?我看他们一定是去祟山了,大福很有可能是出了事。”

    马氏听不惯姚氏这么说话,狠狠的剜了她一眼道:“你也是做婆婆的人,说话注意一些,没的叫下人们看了都觉得你粗俗。这件事不管外面如何传言,咱们府里都不能乱。这些天我就叫人关紧了府们,你不要出去,也要约束下人们不要出去。”

    “这么说,你早知道了?”姚成谷皱着眉头问。

    马氏点点头,道:“昨儿宜丫头出门时与我说了。不过当时她只是猜测,她是急着赶去救人的。”

    马氏将秦宜宁与她讲过的事情经过说了,随后道:“亲家公一开始说要带着人去祟山,奈何亲家公现在是白身,包围祟山的当兵的不一定会放行,宜丫头是王妃,又是圣上亲口封的超一品诰命,为了能给里面传消息,宜姐儿才不得不出门去。”

    瞪着姚氏,又道:“你也是做娘的,人家闺女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咱家大福,你好歹嘴下留德,也给你自己积点德。”

    姚氏被训斥的郁闷都抵不过慌乱。

    先前听说了谣言,她没有害怕,是因为她知道谣言不可信。

    圣上那是什么人?一朝天子,还能傻到带着所有官员进前朝皇陵的地宫,然后全被掩埋在地宫里了?那岂不是死了连葬礼都省了?圣上又不傻!

    姚氏一开始只是觉得流言无稽之谈,虽然有一些着急,却也并不全当真。

    可是听马氏这么一说,确定了逄枭真的有可能被埋在地宫里,否则山上不会到现在还没有传消息回来,姚氏就彻底慌了。

    “爹,娘,这可怎么办?你们快想想办法啊!”

    “还能怎么办?咱们帮不上忙,现在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孩子们看好家。”马氏看向姚成谷,“老头子,你说呢?”

    姚成谷与马氏分开了这么长时间,虽然马氏发脾气他生气,可马氏这么软下来与他商量,他也欢喜,毕竟是相处一辈子的老夫老妻了。

    姚成谷信中温暖,冲散了一些焦急的情绪,拿了烟丝往黄铜烟袋里添,苍老的大手一下下将烟丝压实,半晌方道:“你说的对。咱们这时不能自乱阵脚。将家看好,将金银细软之类的提前整理起来,若是有个万一临时要离开,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在一个,安排一个人去祟山扫听扫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马氏点头,道:“我觉着这事儿不能咱们自己决定,亲家家里还有宜姐儿他二叔三叔,咱们这边还有大福留下的两个谋士,咱们毕竟现在关起门来是一家,出了事必须要聚在一起好生商议才是。”言情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05~2019 http://www.m4xs.com M4言情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5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