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七百零二章 失之交臂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归一 | 作者:风御九秋


    王欣然气恼撵人,吴中元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隐身退走。www.399xs.com

    离开沙棘丛,吴中元也不曾走远,而是提气拔高,离地百丈,四顾左右,悬停观察。

    下游搜寻队伍比较密集,但上游这片区域沙漠化比较严重,少有遮蔽,视野开阔,故此搜寻队伍比较稀疏,离王欣然最近的搜找队伍位于下游十里之外,倘若王欣然发生意外,很难得到及时援救

    此时是辰时初刻,也就是上午七点左右,而根据羽族神殿冰柱上的文字记载,黄鹿会于正午时分出现,所谓正午时分,也就是十二点左右,黄鹿乃是活物,自然不会凭空出现,只能自其它地方来到沙谷。

    此时他最担心的就是妖王和那两个夯货始终不曾露面,如果是躲在远处等待中午时分到来那还好说,万一妖王知道黄鹿的移动路线,提前跑过去进行拦截那可就糟糕了。

    但转念一想,妖王应该不会知道黄鹿的移动路线,不然她也没必要带上吴熊和吴罴,只要自己一个人自半路拦下黄鹿也就万事大吉了。

    他上次吃饭还是昨天中午,晋身太灵之后包括饮食在内的各种生理需求并没有消失,饥饿感还是会有,只是不会饿的很难受,通过释放丹田灵气可以部分缓解,这种情况有些类似于骆驼消耗驼峰里的脂肪维持生命,如果体内灵气耗尽而得不到及时的补充,哪怕身拥太灵修为也是会饿死的。

    距午时还有两个时辰,等待是最熬人的,不过与大部分人的干等不同,哪怕是等待,吴中元也不舍得浪费时间,而是趁机思考问题,一些学术方面的问题。

    历朝历代有很多神话故事,但是很多神话故事在现代看来都是不符合逻辑的,其中不乏含糊其辞,只表其然,却不表其所以然的,此时的太灵等同后世的天仙初期,闲来无事,吴中元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和大学生的职业病又犯了,开始亲自尝试,先试形体的变化,隐身状态下也是可以变化的,但他此时只能变化容貌和身形,还无法改变性别,有道行的异类也是可以变化形体的,就像不久之前刚刚遇到的那个狐女,形体的变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又是怎么完成的?这个问题很少有人能给出答案,实则这个问题并不深奥,由于人体由气息组成,当意志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且灵气修为达到了一定品阶,就可以通过意志来控制气息,再通过气息的改变来完成形体的改变。

    至于性别的变化,其难度之所以比较大乃是因为涉及到了气息的正负转变,说白了就是不但需要重新排列组合,还要改变气息的性质。

    点石成金也好,凭空变出什么东西也罢,实则都是对气息进行了重塑,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对分子进行了重新排列。至于变的像不像,真不真,完全取决于灵气修为的高低,灵气修为不够,哪怕点石成金,过段时间金子也会变回石头,如果灵气修为足够高,点石成金就是永久性的。

    至于要达到什么品阶的灵气修为才能做到这一点,很难进行准确估测,但三灵修为肯定不成,三元修为也玄乎,永久改变某件东西的性质,等同拥有了改变世界的能力,至少也要达到后世传说中大罗金仙的状态。

    接下来吴中元又进行了一件有趣的尝试,他要试试神仙能不能在天上睡觉?答案是可以睡,也不会掉下来,但是失去了意志的控制,睡着之后会随风飘远,不能一直停留在固定的某个区域。

    思考问题时,时间会过的很快,辰时,巳时,很快便到了午时。

    到了午时,吴中元没心思做科学研究了,催动灵气自沙谷上空找了一圈儿,没有,除了己方众人,既不见传说中的黄鹿,也不见妖王和吴罴兄弟。

    眼瞅着正午时分就要来到,吴中元开始暗暗忧虑,始终找不到妖王可不是好兆头,不知道妖王在哪儿,便无法掌控局势。

    午时三刻很快到了,吴中元越发心焦,现代人普遍存在一个误区,认为午时三刻就是中午十二点,实则不然,一个时辰有八刻,一刻十五分钟左右,午时三刻相当于现代的十一点四十五,离正午时分还有十五分钟。

    想要在十五分钟之内将整个沙谷再找一遍已经来不及了,眼见吴荻等人已经驱乘飞禽升空,自沙谷上空警戒寻找,吴中元便离开沙谷,往北搜寻。

    虽然妖王知道黄鹿的移动路线可能性不大,但他还是担心会出现意外,之所以往北找也没什么依据,只是因为南面人多,而北面负责搜寻的人比较少。

    北面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沙漠里也并不都是平地,事实恰恰相反,沙漠里到处都是沙丘,沙丘的背面是可以藏人的,而且自远处还看不到,除非来到近处才能发现。

    往北搜寻的同时吴中元不时抬头看天,判断时辰,十二点马上就到了,但他还是没有发现妖王,也没有发现黄鹿。

    往北找出百里,吴中元向西偏移十里疾速调头,此时已是正午时分,如果黄鹿没有被半路截杀,这时候应该已经出现在了沙谷。

    回返途中仍然不曾发现目标,但是临近沙谷地界,却发现吴荻等人已经不在空中,如果黄鹿没有出现,吴荻等人不会落回地面,空中无人便说明黄鹿已经出现在了沙谷。

    心中焦急,灵气急催,疾速南下,很快发现己方众人正在沙谷南侧向南快速移动,由于距离太远,看不真切,只能隐约看到众人前面有一道烟尘,当是一只动物正在快速奔跑。

    吴荻所驱乘的雕王并没有落回地面,而是低空疾飞,快速追赶。

    就在此时,沙谷尽头的沙堡里跃出两道人影儿,冲着快速奔来的动物迎了过去。

    自沙堡里跃出的不是旁人,正是吴熊和吴罴兄弟,在二人跃出的同时,沙堡的城墙上也出现了一个人,身形样貌与他如出一辙。

    眼见妖王现身,吴中元好生气恼,他怎么也没想到妖王和吴熊吴罴竟然会藏身沙堡,要知道沙堡人多眼杂,藏身其中很容易暴露目标,最主要的沙堡离王欣然等人的营地非常近,如假包换的灯下黑。

    眼见那两个夯货冲向黄鹿,吴中元急提灵气,想要喝止,但吸气过后却并没有喊出声来,此时妖王可能还没有发现他也在这里,悄然前往,有斩杀妖王的可能。

    但转念一想,不成,不能贪功求大,倘若妖王拿了麝香立刻退走,便赔了夫人又折兵,如果失去辟妖麝香,人族随时可能成为妖族的宿主。

    想到此处,立刻提气高喊,“不要让他们拿走麝香。”

    吴中元吐字非常清楚,这句话又以灵气助势,己方众人当是听到了他的呼喊,纷纷扭头回望。

    吴中元的提气高喊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己方众人回头,吴熊和吴罴趁机拦下黄鹿,一棍打倒了它。

    高喊过后,吴中元方才想起自己仍然处于隐身状态,急忙现出身形,与此同时再度高喊,“城墙上的是妖王!”

    “先取麝香,我来战它!”妖王高声下令,与此同时取弓在手,抽箭弯弓。

    妖王所用弓箭与他的铁木神弓别无二致,听得二人言语,再见妖王所用长弓,己方众人惊诧愕然,面面相觑,不知哪一个才是黄帝真身。

    妖王开弓,吴中元却没有开弓,因为双方此时相距四五十里,妖王只是虚张声势,根本射他不到,当务之急是尽快赶过去,阻止辟妖麝香被妖王取走。

    在众人面面相觑之际,吴罴已经抽出短刀,正在割取麝香,吴中元再度高喊发声,命己方众人上前阻止。

    由于事发突然,吴荻也无法分辨真假,为了保险起见,便试图将辟妖麝香拿到自己手中,但她反应慢了半分,那两个夯货已经取了麝香,向沙堡的围墙跑去。

    “不辨真假,留下麝香。”黎泰急追上前。

    吴罴挥棍反砸,“圣上在此,你们又要造反不成?!”

    听得吴罴言语,吴中元眉头大皱,吴罴用了一个“又”字,这分明是被妖王给洗脑了,要知道黎泰曾经和姜正联手围攻过他,故此吴罴才会有又要造反一说儿。

    “黎亲王,你要做什么?”妖王沉声喝问。

    眼见妖王的样貌和声音与吴中元毫无二致,黎泰也不敢继续追截,两兄弟提气拔高,到得城墙,将一件带着鲜血的事物双手呈给了妖王。

    妖王射出箭矢,伸手接过那件事物,高声下令,“大事已定,杀了那妖孽,以除后患。”

    也不知道之前妖王给二人灌了什么迷魂汤,听她下令,吴熊和吴罴高喊接令,各执兵器向他冲了过来。

    吴荻等人虽然知道事态紧急,却分不清真假,犹豫迟疑,不曾跟上来。

    吴中元疾掠而至,到得近前一脚踹飞了吴熊,再抬右手,将吴罴扇翻在地,转而气急南指,“看见没,跑啦,你这个蠢货。”

    听得吴中元言语,众人纷纷回头,却发现城墙上已经没有人了。

    见此情形,众人亡魂大冒,吴荻一声令下,众人奋起直追。

    “别追了,还追什么,能追的上吗?”吴中元气怒非常,直到此时兄弟二人也不曾明白过来,倒地之后还想持拿兵器,上前打他。

    吴中元左右开弓,打的二人左旋右转,“人都跑了,还不明白?猪脑子啊!”

    挨了打,仍然不醒悟,吴罴大声吆喝,“你们不要被它迷惑了,它是假……”

    “假你娘啊。”吴中元气急重手,直接将他扇翻在地,先入为主的想法是很可怕的,已经认定他是假的,怎么看他都是假的。

    辟妖麝香落于敌手,吴中元气的暴跳如雷,吴荻也知道此事的严重性,骇然惊恐,面色惨白。

    “圣上息怒,那妖王想必不曾走远,严密查找……”

    不等吴荻说完,吴中元就打断了她的话,“她先前开弓之时有气色显现,乃玉虚修为,来去快速,又能变化,到哪里去找?”

    “圣上息怒,此事可有办法补救?”黎泰沉声问道。

    “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补救的。”吴中元好生沮丧。

    “沙堡通敌接应,为虎作伥,请圣上降旨,屠城严惩。”姜振请旨。

    吴中元摆手叹气,“罢了,罢了,跟他们没关系。”

    吴熊和吴罴直到这时方才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盯着吴中元。

    见二人吓的浑身哆嗦,吴中元又想骂人,但是想到二人对他还是非常忠诚的,只是受到了妖人的蛊惑,生气归生气,总不能杀了他们解气泄愤。

    “你俩可真是愚不可及呀。”吴中元闭目长叹。

    二人跪地请罪,“圣上明鉴,我们有眼无珠,铸成大错,唯有一死谢……”

    “死?”吴中元挑眉怒视,“我让你们死了吗?给我站起来,要死也给我死在战场上。”

    就在此时,吴白夜的声音自北面传来,“圣上,你且来看。”

    吴白夜是大夼城主,之前己方众人就在大夼集合,然后赶来漠北。

    吴中元闻声回头,只见吴白夜正蹲在黄鹿身边,那只黄鹿尚未死透,正在抽搐逗气儿,地面上遗留了大量的血迹。

    “怎么了?”吴中元疑惑问道,己方与辟妖麝香失之交臂,吴白夜脸上竟然还有笑意。

    “圣上,你且来看。”吴白夜催促。

    吴中元转身迈步,到得黄鹿近处。

    吴白夜抓起黄鹿的后退,指着黄鹿肚脐和尿口之间的一处凸起,“麝香尚在。”

    “你说什么?尚在?”吴中元疑惑皱眉,他先前亲眼见到那两个蠢货将麝香交给了妖王。

    “是的,妖王带走的不是麝香,”吴白夜伸手指点,“麝香位于腹下,而非胯下。”

    吴中元还真不懂这些,不解追问,“那妖王带走的是什么?”

    “是雄鹿的卵蛋……”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05~2019 http://www.m4xs.com M4言情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58561号

XML:1  2  3  4  6  7